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sohotechtraining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在艾泽拉斯当作家》最新章节。

陶无辛几个纵身跃上屋顶,转头见梅非跟在身后,神色却有些犹豫。

“怎么,后悔救她了?”

梅非没有回答他,只是停了脚步。“我想等她醒过来再走。”

陶无辛面露讶色。

“真是一点儿也不像你的作风。”

“你先走吧。”梅非慢吞吞地趴到屋顶上。“明天我会去找你。”

陶无辛挪了挪脚,最终还是没走,模仿着她的姿势趴到她身边。“对不相干的人也就罢了,这个女子可是你容师兄未来的夫人。”

“我只知道她是大师兄喜欢的人。”梅非隔了一会儿才回话。“要是她有事,大师兄会很难过。再说——我挺明白她。”

“你明白她?”陶无辛像听到什么天方夜谭。

梅非静静地注视着前方,没有说话。

她明白姜红月。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,不能随心所欲去爱,只因为自己肩负了责任。

这一点上,她们两个倒是有点儿相似。只不过姜红月肩负的是家族的使命,而自己肩负的是大夏连氏重拾河山的全部希望。

陶无辛看着她沉静的侧脸,心口处一段一段,生出莫名的烦闷。

“你有解药,这么说,桃色真的是你派去的?”梅非忽然转过头,目光灼灼。

陶无辛摇了摇头。“不是我。”

“桃色不是你的人?”

“算是罢。”

梅非蹙紧了眉。“我不明白。”

“桃色有双重身份。”陶无辛终于说了出来。“表面上看她是我的人,实际上她却是冯傲的人。”

梅非盯着他的脸。

“接下去,你是不是要问我是谁的人?”陶无辛笑了一声。“放心,我会慢慢将所有事都告诉你,我的公主殿下。”

梅非神色一凝。

“不必猜疑。要是我想对你不利,早就该动手了不是?”陶无辛别开眼去。

梅非神情莫测,依旧盯着他的侧脸。

“那解药——”

“桃色擅制毒,微醺擅解毒。”陶无辛慢悠悠地解释。“这解药便是微醺制成的。我料到桃色会用这种毒,所以特地将解药带了来。”

一炷香之后,姜红月果然悠悠醒转。

她清醒过来之后,立刻四处打量,似乎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。后来又走出假山后踱了几步,抱着手臂蹙紧了眉。

“她察觉到不对劲了。”陶无辛悄声说。“很冷静。不愧是红月将军。”

姜红月又仔细地四处查探了一番,才绕出假山,迅速地离开了。

梅非松了一口气。

“走罢。”

她站起身来,双腿弯了弯。

“陶无辛。”

“什么?”他回过头,正好对上她一张惨白的脸,吓了一跳。

“我有点儿——”

还没说完,她双眼一翻,身体就软软地朝屋檐下面倒了下去。

陶无辛眼明手快,赶紧把她拉了回来,却发觉她额头滚烫,手心冰凉,已经厥了过去。

“内力这么弱,怎么还在湖里泡那么久!”他全然忘记了她在湖里泡着的原因,只蹙紧了眉,一边抱怨,一边把她紧紧抓在怀里纵身而去。

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

路人甲日记:

俺就是那条悲催的黄鳝。

真心喜欢一个人,咋就这么难涅?阻力咋就这么大涅?

上回说到我终于遇见了那个叫我心动的她,满心欢喜地朝她游了过去,没忘记摆出最帅的造型。

她的外表实在有些奇怪,叫我不知道从何入手,索性拿头蹭了蹭——这是我们族类向来表示亲热的方式。

我想她一定也很喜欢我,因为我蹭完之后,她就激动地猛烈蹦了起来。

于是我再接再厉,朝她的方向游过去。正在这时,一只罪恶的大手抓住了我!我拼命地挣扎,最终只换来狠狠的一扔……

我知道,他一定是嫉妒我潇洒不凡的外表和痴情不渝的内心,所以才把我和她残忍地分开。那狠狠一扔不仅让我的身体受了重创(以后再也不能繁衍小黄鳝),也让我的心从此沉寂了。

原来爱一个人,真的要付出惨痛的代价……

这就是,爱的代价。

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&

“醒了?”

梅非的脑袋晕晕沉沉,眼前一片昏黄。

“明明内力薄弱,还非得在湖里蹲那么久。蹲就蹲吧,你还为个情敌趴屋顶吹冷风。不着凉才怪了。”

耳旁有人絮絮叨叨。她闭上眼,背过脸缩成一团。周围很暖和,被衾里有种让人安心的味道,又叫她昏昏欲睡。

“怎么?不想听?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在艾泽拉斯当作家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向道苍天

沾衣

马哲mzin

冬夜雪草

爱趣直播app下载

意义以已忆

山海绘卷之长生妖骨

少年穷酸

电视剧枫叶红了杀青

林大发

雪落中庭

不死巫师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